我说过的话从来都不过期,只是我也会心累

   回忆起我人生的二十一个年头,我坚持过,努力过,放弃过,失去过,想着经历过的人和事,所有的刻骨铭心与痛彻心扉的交织,成为生命中的不可或缺,那些散落在时光星河里的石子,就像是经历人世饱经风霜之后的印记,弥足珍贵,如同我的记忆一般。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雨季,喜欢雨过天晴之后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喜欢一个人走在大学的校园里想着美好的事,感受微风的抚摸,或者在繁华的街口看着人来人往,车马水龙,欣赏这一路风景。我没有很大的理想抱负,我只想过简单而平凡的生活,一知音,一壶酒,一叶扁舟,一箪食,一瓢饮,一座草屋。我想人生的最高境界并不在于功成名就,而在于悠然品味流逝的或正在发生的看似寻常却实不寻常的生活片段。对于路痴的我,走着走着就找不到回去的路,不过还好我有手机定位,如果真的有一天我找不到回去的路,我愿一路向前,永不回头。

   明明是青春,应该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可我就长吁短叹与无痛呻吟竟更甚之前。或许是经历让我失去了许多,包括快乐,再大概是我天生性格之使然,本就有颗玻璃心,却总要装作强大。人都有双重性格,一个显露在外表一个隐藏于内心,就像电影中的周星驰搞怪让人哭笑不得,但是现实中的星爷却极其内向很少说话。骨子里总觉得人需要伪装,也不知是为了欺瞒他人还是骗过自己。所以总有朋友打趣,说我过分忧愁,甚至有人叫我林妹妹,我在想,嗯?为啥不叫我纳兰哥哥?我是男生哎,也许,我的伤春悲秋真的是无所谓无关痛痒吧。可是我不愿像很多人口中的那样喜怒不形于色,一直做好人,我就是我,一个只忠于内心,敢于表达的我,毕竟,人真的很难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愿选择真性情的过活。我想过将自己打碎重塑,但是我不想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或许终有一天我们都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希望那天可以迟些到来。

   时间总是让人猝不及防,还没好好感受就残忍的让一切成为了过去,仅是想到当初懵懵懂懂的自己在青春的小路上跌跌撞撞,就忍不住啼笑皆非。可还有人嫌弃,觉得我太过老气,明明青春,非把自己塑造成七老八十岁的老人样儿,说我没衣品,一股子的饱经风霜和压制不住的老气横秋。开口闭口就是过去的历史,想想也是死了几百上千年的人了还提他干嘛,但真的是这样吗,这让我想起唐伯虎的那首《桃花庵歌》: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有一段时间我也憧憬过未来,觉得很近,忽然又觉得很远,我想用一只手去抓蓝天上的白云,每当我伸手去抓的时候,发现那是遥不可及的远方,当我将手靠近眼睛时,才发现整个天空都在我的手中,但都是虚无缥缈的。想来也是自己的天马行空,终究是黄粱一梦罢了。人这一生会邂逅很多人,像是早就被安排好似的,兜兜转转,终将相遇,也总会有转身离开。难怪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也总是写下诗词来抒发自己的悲伤情感,不过是抒发心中的那份执念,而我,至今受不了……我懂,有些事不能勉强,旅途很长,需要经历,只是面对这些,我无法潇洒,或许将来我不在相信。

   徐志摩说: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仅此而已。或许我们的结局就像北岛说的那样: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韩寒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我们听过无数的道理,但却仍然过不好一生。只是偶尔,我还是愿意骗自己,认为这一切会长久,不会分离,这大概是我最清浅的念想吧。

   我说过的话从来都不过期,只是我也会心累,有时候,你想证明给一万个人看,到后来,你发现只得到了一个明白的人,那就够了。听人说人生有两大欢乐,一是拥有之后可以细细品味,二是追求之中的倍感充实。而听过高山流水知音的佳话后,就想着自己一生最痛快的大概莫过于此。

[本文来源百家号:于2017-06-25发布]

文章评论